“二选一”升级版?抖音起诉腾讯垄断 “头腾”大战战火重燃

在 3Q 大战的十年后,“头腾”大战战火重燃。

日前,持续多年的 “头腾”大战被上升到了新的高度,抖音宣布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作为国内少有的两家世界级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和腾讯这种级别的高端商战,又赶在年前大家无心工作的时候,无疑让吃瓜群众格外兴奋。

不过作为一个 “老互联网人”,对这场争斗,却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琢磨,这不是 “二选一”的升级版吗?

互联网生意,说白了就是流量生意,你占有的的流量多了,我的自然就少了,互联网的商战也格外残忍。因为互联网是平的,不存在物理边界,可以一直打下去,而参战者的心思却都一样,那就是剩者为王。

早在十年前,腾讯就跟 360 狠狠打打过类似的仗。

2010 年北京的夏天,可能在周鸿祎的回忆里是透骨的寒冷,当时腾讯将 QQ 医生升级成 QQ 电脑管家,凭借 QQ 平台的巨大优势,不断侵蚀 360 安全卫士的市场。几无还手之力的周鸿祎曾在 9 月时主动向马化腾 “求和”,却被马化腾拒绝了,绝境下 360 推出了针对 QQ 的 “隐私保护器”,大肆宣扬 QQ 窥探用户隐私,腾讯则起诉 360 不正当竞争。

随着 360 推出 “QQ 保镖”,战事进一步升级,马化腾决定,所有安装了 360 的电脑上,QQ 软件都将停止运行。而那封《致广大 QQ 用户的一封信》注定永载互联网史册,腾讯用直白到粗暴又事实上有效的 “二选一”策略,让用户决定是卸载 QQ 还是 360,虽然引来许多骂声,但成功逼退了 360。

事后马化腾接受采访时,曾聊到一些数据,当时 360 的装机量在 1.2 亿到 1.5 亿,和腾讯的装机重合率约在 60%,也就是说,至多会有 1 亿的 QQ 用户面对 “二选一”的抉择,但腾讯当时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 8 亿了,如果不这么做,可能流失的用户远超 1 亿。

擅长 “放大炮”的周鸿祎嘴上没服软,表示腾讯是垄断势力仗势欺人,甚至牺牲用户权益来打击对手,不过据他后来在某次采访中所说,当时数位警察已经在公司楼下等他了,“二把手”齐向东偷偷给他发短信,让他直接去机场。

2014 年 2 月 24 日,最高法院最终判决 360 为 “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道歉,不过 360 在 “3Q 大战”后一战成名,次年就登陆美股,市值最高时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位居第三。虽然现在 360 远不能和腾讯相比,但周鸿祎也是中国互联网举足轻重的人物,而腾讯则认真进行了反思,并逐渐走向开放,或者说,表现得更加友善。

不过没人会因此质疑腾讯的实力,十年前,创业者担心的是会被腾讯抢生意,十年后,他们担心的是腾讯看不上自己的 “卖身”,除了逐渐显露疲态的阿里巴巴,中国互联网已经没有腾讯的对手了。

直到字节跳动初出茅庐。

从腾讯的角度来看,字节跳动真的很 “过分”,虽然今天不再有公司敢明目张胆地逼用户做 “二选一”了,但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你刷了抖音,就看不了微信,也打不了王者荣耀,而你的时间最后转化成的收入,也会转到字节跳动账上而非腾讯那边,这就是事实上的 “二选一”,移动互联网时代,“二”不再以产品的属性来对标,而是与时长和收入紧密联系。

这家年轻的公司,发展的速度还快到吓人。

自 2016 年 9 月抖音上线后,更是成了 “杀时间”的神器,下面两张图是移动互联网巨头 APP 使用时长的占比,可以看到,从 2017 年中到 2020 年底,字节跳动系从 3.9% 增长到 15.8%,而腾讯系则从 54.3% 稳定下跌到 36.2%,更有趣的是,除了另一个后起之秀快手 (腾讯是快手的第一大机构股东),剩下的几大派系乃至其他的占比几乎都没变化,也就是说,头条要吃下多少,腾讯就要吐出来多少。

这要不打起来反而奇怪了,企鹅就算看起来人畜无伤,那也是吃肉长大的。

对此,抖音在官方声明中说的明明白白:“自 2018 年 4 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 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是抖音合法正当的权利。”

彼时的张一鸣没少生气,一个月后,他在朋友圈里吐槽,结果被马化腾逮了正着,两人还怼了一下,对一向内敛的 Pony 马来说,这样的真情流露也算是久违了。

张一鸣认为,微信对抖音就是 “借口封杀”,不过这个话题不适合讨论,至于理由,我猜测可能是觉得讨论了也没有用,但显然在各自老大亲自下场之后,两家算是撕破脸了,之后没少冲突。抖音推出社交软件多闪,还要故意恶心一下微信,腾讯则起诉抖音直播《王者荣耀》侵犯了著作权,还在微信上把飞书给封禁了,至于高管们之间的互撕,也时不时就出现……

基于直接利益的冲突,显然没办法轻易化解,两家走到对簿公堂也是一种必然。

前段时间,阿里巴巴、阅文 (腾讯系)和丰巢因垄断被罚,国家也在不断加强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张一鸣可能觉得,现在是和马化腾讨论下的 “合适”时机了。

当初腾讯说要 “短视频整治”,结果就一口气把抖音等封禁了三年,转身却推出了十几款短视频产品,互联网有没有记忆不好说,但张一鸣对此可是记忆犹新——这不就是《反垄断法》所禁止的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吗?

而腾讯的回应也很有马化腾的风格——恶意构陷,将起诉,并表示 “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和十年前的 3Q 大战对比,我们首先要感慨,中国互联网的确是全方位有了很大的进步。3Q 大战时,两家打了几个月,还敢逼着 1 亿多用户 “二选一”,据说腾讯报警时,从公安局到工信部,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而现在则是直接诉讼到法院,只给用户喂瓜,不给用户添堵。

抖音和腾讯孰是孰非现在难以厘清,两家都觉得自己没错,但事实上两家也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也许走法律途径,是最好的途径,所谓 “锣不敲不响,理不辨不明”,还能为我国互联网的法制建设进一步添砖加瓦。对抖音来说,选择和腾讯 “刚”一把,赢了自然可喜可贺,就算输了,360 当时趁势美股上市,也许字节跳动也能复制一下这个进程,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第三的位置,可能就要让字节跳动坐上了。

至于腾讯,我最好奇的就是,“南山必胜客”的招牌,这次会不会砸? 毕竟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就算只挑两个垄断企业,也应该是阿里巴巴和腾讯了。

推荐DIY文章
内存价格持续下跌 内存厂商业绩承压明显
苹果iPhone性能逆天 苹果A系列处理器为何这么强?
腾讯文档登陆统信UOS 全方位满足不同场景下的工作和创作需求
微信键盘启动新一轮内测 保护隐私功能更加完善
Win11微软商店向Windows 10用户推出 Android应用仍是Win11专属
苹果推送iOS 15.2 Beta2测试版更新 新加入多种特性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