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引入银行存管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 破解资金监管难题

培训机构将预付费当作金融杠杆进行盲目扩张的行为或将被扼制。6月1日,上海市培训协会公布了首批银行定期划扣新型资金监管机制试点名单,规定消费者预付的培训资金将由商业银行直接收取、保管。不久前,银川市、北京市、浙江省等多地也发布了有关校外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办法,提出引入银行对培训机构的预付费资金进行存管。对此,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能够很大程度上限制不法机构快速卷钱跑路的可能,银行也能够获得优质的资金沉淀和品牌提升,不过银行实际上无法对机构提供的材料真实性把关,还需要教育主管部门或相关的金融部门介入。

多地引入银行存管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

根据上海市培训协会公告,该协会将与商业银行探索实施银行定期划扣等新型资金监管机制,消费者预付的培训资金(即预付费)由商业银行直接收取、保管。商业银行要按照与消费者及培训机构的合同约定,将预付费定期划扣至培训机构,每次划扣额度对应的培训服务时限不超过3个月(约定培训周期)或者60课时(未约定培训周期)。商业银行每次划扣预付费的时间在相应培训服务开始前的1个月内。同时,消费者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要求商业银行停止后续预付费的划扣。

上海市培训协会表示,自6月1日起将面向社会分批公告相应名单。在首批公布名单中,共有2家培训机构与2家商业银行分别建立合作关系。其中,中国银行普陀支行将保管上海牛课善言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的预付费,而兴业银行上海分行市北支行将保管上海小萤星集团有限公司的培训资金。

据了解,预付费是指学员因履行培训服务合同而提前一次性支付给培训机构,时间跨度不超过3个月(按课时收费的,不超过60课时)的学费。

早在去年6月,上海市普陀区就开启了预付费监管试点工作。2020年9月,该区正式实施“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制度,并在此基础上,明确今年6月将探索试点银行专户划扣模式,至2022年6月原则上普陀区内所有文化教育类培训机构预收学费将全部纳入新监管模式。

无独有偶,今年5月27日,银川市教育局也印发了《银川市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办法(暂行)》(以下简称“《办法》”)指出,银川市将全面实施校外培训机构预付费资金监管。《办法》提到,培训机构可自主选择经审核备案的银行开立资金监管专用账户。监管银行接受委托后,应当与培训机构签署《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资金托管协议》,并在监管协议签订后5个工作日内,由培训机构向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学员的预付费将从直接交由培训机构变为自动缴存到培训机构在监管银行开设的监管账户。监管账户内应当按照一定比例留存预付费最低余额。最低余额留存以3个月为一周期,培训机构在一个周期内,按照约定完成课程服务后,向监管银行和学员家长提出消课申请,经学员家长确认同意,监管银行应于5日内将监管账户内留存的最低余额全额拨付至培训机构普通账户。培训机构在一个周期内,未按约定完成课程服务的,监管银行应将监管账户内最低余额自动转入下一个周期累计留存,直至培训机构完成约定的课程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上海市、银川市外,此前北京市、浙江省、四川省、合肥市、福州市等地均出台相关政策,通过银行设立专用账户存放培训机构预付费。

各地引入银行进行资金监管的动因是什么?在资深教育从业者李峰(化名)看来,教培行业采用的是预付费机制,但很多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并不能很好的理解预收款的概念,认为预收款已经是自己的钱,所以在机构运作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提前预支的情况,导致成本和开支不平衡,机构无法运营下去,甚至出现跑路的情况,相关政策的发布动机是监管机构希望能解决上述问题,以及更好的保障预付费机制下消费者权益的问题。

能否破解培训机构资金监管难题

事实上,近年来,培训机构因挪用预付费造成资金链断裂,致使机构倒闭、跑路的现象并不少见。今年1月,以一对一辅导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宣布倒闭,创始人、CEO张凯磊在微信朋友圈中回应此前关于学霸君“爆雷”的质疑,提到过去三年,学霸君至少5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并恳请市场头部的培训机构能够伸出援手,只要能接手学霸君的学生,承诺以0元对价赠送学霸君“一对一”和“优学小班”。创始人虽承诺绝不跑路,但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仍有关于学霸君的投诉,最近一条投诉在5月23日,投诉缘由为学霸君未履行完合同,中断服务,失联,退款诉求无处表达。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6月2日,关于学霸君的投诉累计达3418条,其中绝大多数诉求与退费难相关。

而此前,同为老牌一对一培训机构的优胜教育也在2020年10月爆出大量校区关停;11月创始人陈昊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个近20年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致歉信》。信中提到,因加盟商资金断裂、失联、停课连累到正常经营的校区,加速了总部资金链断裂。2020年11月15日,优胜教育再发文表示,重庆,成都,广州等地校区均已开展一轮补偿,初步统计补偿人数2万余人,补偿金额9000余万元。

更早前,知名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被爆跑路也与预付款有关。教育培训机构有全额支付和分期付款两种付款模式,据媒体报道,约有八成的学员采用分期贷款形式参加韦博英语培训,而韦博倒闭后,学员不仅要不回已缴纳的学费,还需继续偿还贷款。

在资深金融监管政策专家周毅钦看来,疫情发生后,中小机构由于抗风险能力有限,出现了一些资金链断裂、无法正常经营的情况。但个别机构在跑路前故意通过各种花样营销手段大肆宣传,然后卷钱失联,这样的性质就十分严重了。“实际上,如果机构提供的服务和收取的费用之间保持对等,即使关门歇业,消费者的损失也比较有限”。周毅钦说。

那么引入银行存管能否破解培训机构预付费难题?周毅钦表示,预付费模式下的银行监管就是把监管重心放在预付费的发放节奏上,按照课程进度予以按批次发放,上了多少课发多少钱,由银行作为第三方监管平台实现服务和收费之间的时间对等,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限制不法机构快速卷钱跑路的可能。而从银行方面来看,银行也可以通过服务培训机构获得大量的优质资金沉淀。同时,还可以配合营销其他一系列金融产品和服务,可谓一举多得。

在李峰看来,分比划拨的形式,对操作上来讲是比较复杂的,但是其实结合国家收费不能超过3个月的要求,这种方式还是能起到明显的效果的,因为机构的预付费资金的管理是被控制住的,并不能立马拿到全部学费,要随着课程时间的推进,资金分批到账,所以即使在机构出现资金困难的时候,可能存在风险的只是已经到账的资金,同时对消费者而言,也能很好去理解这个概念,知道课程进入到了什么阶段,该花多少钱,还有哪些是待消耗的课时等。所以这种方案对机构的管控尤其是对消费者的理解都是比较清晰的,会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不过,周毅钦同时提到,过去发生的一些私募基金、P2P公司跑路事件,其实也有银行作为存管,但银行实际上无法对机构提供的材料真实性把关,仅凭机构信用照章办事,因此,在培训费资金监管问题上,这需要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和培训机构一起探索更好的监管模式,为行业更好更健康的发展出力。

李峰也表示,预付费实际的监管主体还是在教育主管部门或相关的金融部门,银行其实并不是作为监管方,它扮演的是机制当中的提供金融服务的角色,只是监管下的一个执行者。“因为银行其实并不能充分地了解机构运营的逻辑,并且没有专门的人员针对培训机构的资金状况进行日常的监督。”李峰说道。

对于银行代理监管预付费的模式能否持续?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认为,银行来代理监管这个预付费是一个比较有益的补充和尝试,能够很大程度上降低消费者和商业机构之间的纠纷,也能相对较好的保护双方的利益,这种模式肯定会被更多的地区所借鉴或者更多银行机构也会愿意推出相应的服务,这也是银行整体金融服务转型比较好的尝试。但王剑辉同时表示,这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希望能够随着国民信用水平和素质的提升,建立具有经营能力和信用水平的商业机构。(孟凡霞 李海颜)

推荐DIY文章
USB快充猛增至240W 近百家企业参与USB PD 3.1制定
消息称韩国拟斥资4500亿美元建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基地 并帮助半导体行业立法
缺芯潮下缺料危机持续蔓延 元器件成本高于售价中小企业何以支撑?
AI换脸大大降低制造假视频难度 网恋还可信吗
代码库统一!微软 Edge 浏览器 iOS 版 91 Beta 下载发布
荣耀正开发基于骁龙888Pro的新机型 今年第三季度或将上市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