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高校高管薪酬浮出水面 “富二代们”平均酬金超170万

随着港股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民办高校的高管薪酬也浮出水面。

13家民办高校中,家族企业占据了绝大多数,这些民办高校的高管中不乏“富二代”和亲属。

这些民办高校的高管薪酬水平如何?在家族企业中,“富二代”又担任着怎样的角色?

酬金相差20倍,“贫富差距”明显

纵观13家企业年报,实控人均为男性,平均年龄56岁。其中,有9名实控人的年龄在50-60岁之间,有3名实控人的年龄在60-70岁之间,有两名实控人的年龄低于50岁。年龄最小的是中国春来的执行董事侯俊宇,29岁。年龄最大的是民生教育的实控人李学春和中汇集团的实控人廖榕就,均为67岁。

2020年,民办高校业绩稳健,13家机构在营收、学生数等方面均呈现正向增长。因此,在酬金上,13家机构的酬金整体也呈现上涨态势。2020财年,民办高校实控人的平均酬金为177万元;2019财年,实控人的平均酬金为125万元,同比增长42%。

具体来看,除了中国新华教育创办人放弃薪酬,9家企业的实控人酬金上涨,3家企业的实控人酬金下降。

中汇集团实控人廖榕就酬金总额与增幅最快。2020财年,其酬金总额为370.7万元,是13家民办高校实控人中最高额,相较于2019财年的36.8万元增长907%。这主要源于2020财年,廖榕就的薪金及其他津贴为132.7万元,上涨了2.6倍,同时廖榕就还获得了238万元股份酬金,占据酬金总额的64%。

除此之外,还有民生教育、中国春来和辰林教育3家民办高校的实控人酬金总额超过300万元。两家机构实控人的酬金同比翻番。其中,辰林教育实控人黄玉林的酬金总额为354.4万元,同比增长301.8%。希望教育实控人汪辉武2020年的酬金总额为140.4万元,同比增加211.3%。

实控人之间的“贫富差距”也不小。酬金最少的是银杏教育实控人方功宇,酬金总额为18.4万元,同比减少5.6%。其次是立德教育的刘来祥,酬金总额18.8万元,同比增加84.3%。两家机构实控人的酬金不足中汇集团实控人酬金的5%。酬金总额低可能与两家机构的规模有关,在13家机构中,银杏教育2020财年营收只有1.8亿元,立德教育为1.6亿元,是规模最小的两家机构。

华立大学集团董事长张智峰的酬金总额下降幅度最大。由2019财年的247.2万元下降至2020财年的199.5万元,同比下降19.3%。其中,基本薪金由2019财年的231.3万元减少至2020财年的186.6万元。不仅仅是董事长降薪,2020财年,华立大学集团的员工工资相较于2019财年也减少了一个百分点。

“富二代”还是“接班人”?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民办高校集团中,创始人的子女已经逐渐成为高管,很有可能会成为企业未来的接班人。

蓝鲸教育统计,13家民办高校中,有8家机构创始人的10位后代(包括儿女、女婿、侄子等)在企业担任高管。

在10位“富二代”中,平均年龄34岁。从职位上看,除华立大学集团的创始人之子张裕德担任非执行董事之外,其余均在企业担任执行董事的职位。从学历上来看,“富二代们”实际上学历都很亮眼。博士学历有1人,硕士学历有5人,本科学历的有3人,还未毕业的有1人。其中不乏牛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知名学校学历,与其说是“富二代”,不如说是“接班人”。

较为特殊的是中国春来的实控人侯俊宇,其曾就读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本科课程,但最终未完成课程。在财报中,中国春来表示,为接手管理公司的运营,侯先生(侯俊宇)于2012年回到中国,自此全心投入到本集团的发展与运营中,因此没有完成萨塞克斯大学的本科课程。

2020财年,这十名高管的平均酬金为176.6万元,相较于2019财年的129.7万元,同比增长36%。

仅有民生教育实控人女婿左熠晨的酬金减少了11.8%,其他人的酬金均有所增加。嘉宏教育创始人的侄子陈南荪的酬金增长最快,2020年其酬金为14.6万元,相较于的1.5万元,同比增长超8倍。但实际上,陈南荪薪酬增长快,主要由于其酬金基数低,2019财年,按照财报披露,其酬金只有1.5万元。此外,中国科培叶浔、辰林教育王立的酬金也都实现翻番。

而即便左熠晨的酬金减少,其总额依然为344.4万元,在10名高管中位居第二。中汇集团的创始人的女儿廖伊曼酬金最高,为345.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侯俊宇不足30岁的年龄,本科未完成,却已经能实现酬金超300万。

除了子女在企业中担任重要职位外,“夫妻店、兄弟店”在民办高校中也很常见,不少实控人的妻子、兄弟,都在其中担任高管。

其中,立德教育创始人的妻子董玲在公司担任执行董事,中汇集团的创始人的妻子陈练瑛在公司中担任执行董事,中国春来创始人的妻子蒋淑琴在公司中担任执行董事,嘉宏教育创始人的哥哥陈余春在公司中担任执行董事。

综合来看,疫情的冲击下,2020财年,13家民办高校抗风险能力突出,大部分民办高校的高管酬金也在同比增长,表现出相似的趋势。在实控人酬金增加的同时,其后代正在承担更加重要的角色,他们或是已经担当总裁,或是已经成为高管。未来,这些接班人能否扛起民办高校的大旗?(孟祥娜)

推荐DIY文章
消息称韩国拟斥资4500亿美元建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基地 并帮助半导体行业立法
缺芯潮下缺料危机持续蔓延 元器件成本高于售价中小企业何以支撑?
AI换脸大大降低制造假视频难度 网恋还可信吗
代码库统一!微软 Edge 浏览器 iOS 版 91 Beta 下载发布
荣耀正开发基于骁龙888Pro的新机型 今年第三季度或将上市
消息称 Apple TV 国行版已确定正式过审 预计9~11 月之间发布
it